華人的負面思考

剛收到之前英文老師的來信。這位老師是北歐裔的加拿大金髮辣妹,現在暫時回到新蘇格蘭(Nova Scotia)鄉間的家中幫忙爸媽處理一些事,信中說她整天都在採藍莓。

她的個性很溫和善良體貼,幾乎所有學生都很喜歡她,但是我卻曾經讓她破例小小斥責了一番。

那一天大家考完小考,老師要我們互相交換改考卷。我按照從小到大從學校老師那裡學來的習慣,在錯誤的答案上打X,然後在考卷邊緣寫上-5,-10等字樣,結果被她瞄到了。

她說:「你不可以這樣子。你要用加的,把對的分數一題題加起來。」
我回她:「還不是一樣?而且這樣算快得多啊,幹嘛自找麻煩。」

她說:「完全不一樣。你怎麼可以這樣看人?」結果我們兩個就僵在那裡好一陣子。

但是事後想想,我突然覺得她說得對。我的確不應該這樣看人。

我們華人總習慣從一百分往下扣,然後自以為做事精明。但這背後隱藏的,是整個負面的思考架構。我們等於是以滿分為基準,然後開始苛責這個人這裡做錯,那裡做不好。
但西方人卻是以零分為基準,做對一件事,就給個小小的鼓勵。

這件事對於人格成形過程中的兒童影響更大。我們是要引導一個孩子發揮出符合自身特性的潛能,還是要用我們事先定好的標準,強迫他樣樣做到?我認為後者在台灣非常普遍。

我想教育哲學的不同,就是造成西方人整體來說比我們創造力更發達的一大原因。

在美國出差的時候,曾經被一個美國老伯糾正英文字的用法。

「教一種技能,要用train這個字。那絕對不是educate。educate真正的意思是引發,是讓一個人尋找到自己的特質,並加以發展。」
希望天下為人父母或師長者都能體會到education的真義。


轉載自網路文章

*************************************************
來美國5年有餘,真的發現美國人教育小孩的方式跟台灣人大不相同,台灣人很習慣於用大人的標準來規範小孩,但美國人使用小孩的標準來對待,這就會造成責備與鼓勵的差異,對於人格發展的差異更大,此篇文章值得台灣的父母深思。

沒有退路時,路就出來了

作者:洪蘭 2011.09.30

一位在美國的朋友告訴我,過去一位在事業上非常得意的朋友,現在落魄到幾乎無家可歸,快變成華爾街的遊民了。原來他投資失利,不但退休金泡湯,房子還被拍賣,加上全球金融市場波動,找工作不易,現在情緒低落。大家輪流請他吃飯,給他打氣,怕他去自殺。我看了信很同情他,但想起我父親常說,年輕時吃點苦沒有關係,不要老了,做不動了,再來辛苦。也想到朋友是救急不救窮,他靠別人不是長久之計,一定要自己站起來才行。
美國有位很成功的證券公司董事長在他回憶錄中說:身為黑人,要出人頭地有很多不利的地方,幸好他有位好媽媽,教給他樂觀進取的主動積極人生態度(難怪拿破崙說一個孩子行為舉止的好壞,完全取決於他的母親)。這位董事長小時家境貧窮,沒有任何娛樂,唯一的娛樂是每天跟母親一起看電視。當時美國西部片盛行,專演白人跟印第安人打仗。每次打到最後,彈盡援絕時,鏡頭就會轉到地平線,整個螢幕除了黃沙和仙人掌,沒有任何東西。這時他母親就會指著電視機說:「兒子,看到了嗎?騎兵隊不會來。」當時他不能接受母親的話,螢幕中明明遠方煙塵飛起,馬蹄聲響起,這不是騎兵隊來了嗎?結果鏡頭一拉近,果然不是騎兵隊。當然演到最後一定是白人英雄贏了,他母親就說:「看,他會贏就是他不期待騎兵隊來救他。」沒有外援就只好發揮聰明才智,想辦法自救,人只有靠自己才會看到明天太陽的升起。後來他每次碰到挫折,山窮水盡時,耳邊就響起母親的話:「騎兵隊不會來。」他只好自己扮演騎兵隊,把自己從困境中救出來。他說若一心等待別人救援,他現在已是餓莩了。

我出國時,父親在松山機場也跟我說了同樣的話:「我們是異鄉人,在別人的社會裡討生活,碰到挫折是本分,是本分就不可以抱怨;不抱怨,就可以把指責別人的時間和精力用來解決手邊的問題。」又說:「人在海外,隔了個太平洋,不能靠家裡來幫忙;出外,一切要靠自己。因為遠水救不了近火,不要浪費時間去譴責他人,也不要浪費精力去自怨自艾,這些都無濟於事。」父親強調,凡事只有自己可以怪,因為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的情況的。別人或許騙了你,但他沒有強迫你。

我發現當沒有人可以靠時,自己就勇敢起來了;也發現中國古代兵法很有道理,破釜沉舟、過河卒子的確有效,沒有退路時,路就出來了。人生不可能沒有挫折,大起大落是常事,我寫信告訴那位朋友,人要靠自己,千金散盡還復來,只要有能力、有信心,絕對可以東山再起。

我們也要趁早把這個道理教給孩子。


看了洪教授這篇文章,我感觸尤深,她講的幾個例子,我都有類似的經歷。培養關鍵能力、建立自己的信心、積極面對各種問題,上帝關了你的門,但是會開一扇窗給你,不要氣餒,努力找到自己的路。

好態度帶來好機緣

  • 作者:洪蘭
  •  

  • 2012.06.29

學校有項辛苦的觀測工作,地點在中央山脈的深山中,大家都不願意去。有個學生去了,想不到在那裡,遇見了落難的登山隊女學生,兩人一見鍾情,現在孩子都三歲了。每次看到他,我都感到人生的機緣妙不可言。有時萍水相逢會改變一生,所以凡事不可太計較;不但要隨遇而安,且要任勞任怨,因為你永遠不知道,誰在看著你。

我有個朋友原是某飯店的會計。有天一位先生進了電梯,她就很禮貌的跟那人打招呼問好,想不到那位先生伸手給了她一張名片,對她說:「你若願意,可以來我公司工作。」她看名片,那正是她夢寐以求的大公司,但她連想都沒想,就很直覺的回答:「現在不行,旺季是最忙的時候,要走也要等到淡季。」那人吃了一驚說:「好,我等你。」後來她過去那家公司做事,一直做到退休。退休時,老闆告訴她,服務業最重要的是熱情和忠誠—她主動和客人打招呼,是有服務的熱情;沒有因為高薪而立刻跳槽,等旺季過了再走,這是忠誠。一個熱情而忠誠的人,值得等候。
我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機緣。那時,我在學校報上看到一個徵求工讀生的廣告,就依著地址去應徵。因為留學生沒有車,我一路走過去。在某個超市附近,我看到有位太太一手提著一加侖牛奶、一手抱著剛買的菜,可能蔬菜裡有水,紙袋破了,裡面東西掉出來,就跑回超市去幫她拿紙袋。這位太太問我要去哪裡,她可順便載我一程,沒想到那竟是她先生的公司,我就順利拿到了這份工作。
我寫信回家跟父母說時,父親立刻回信,告訴我這麼順利找到工作是福分,叫我要感恩;做雇員要勤奮,不要計較勞力;工作時,臉上要有笑容,只要心存感恩,笑容就會真誠。一個月後,我加薪了,雖然只有二十元,但那是我一個月的伙食費。暑假結束,我回學校去上課時,老闆叫我第二年再去;但是第二年我有獎學金不必打工,我寫信跟老闆說時,他還寄了一盒巧克力來,祝我好運。
這件事讓我了解,在職場中最重要的是工作態度與職場倫理;學識固然重要,但是知識可以學,態度卻不易改。在職場,大家最怕的是愛計較的人,因為只要有一個人計較,其他的人都開始計較,團隊就垮了。
現在十二年國教要施行了,每個父母都很緊張,其實父母只要把眼光放遠,就不必擔心。你孩子出社會所要用到的知識現在還未發明,試想,三年前,有誰知道什麼叫「雲端」?人只要有學習的能力,隨時可以學新知;但若是沒有做人的品德和敬業的態度,再好的工作也做不久。念明星學校,說穿了,是父母的面子問題;看破這一點後,父母就不必這麼焦慮。人生很長,父母要在乎的不是孩子現在念哪所學校,而是他以後能否快樂的過一生,有機會把他想要做的事做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