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遊Las Vegas

到Las Vegas的第一天晚上,我們參加了導遊安排的夜遊活動,早上看到的Las Vegas雖然有很多奇特的建築物,但總是感覺少了些熱鬧的感覺,其實當華燈初上時才是Las Vegas的重頭戲。

這是凱薩皇宮Caesars Palace的免費秀,在中庭的大噴水池上演,這張照片是還沒開始前的噴水池。


這個秀講的是雅特蘭提斯大陸沈沒的故事,大概情節是國王將要退休,準備傳位給兒女,便叫兩人上來,他要兩人證明有能力接位,女兒有控制水的能力,兒子有控制火的能力,後來兩人戶不相讓爭奪王位,搞的人民水深火熱,後來上帝看不下去了,便讓雅特蘭提斯大陸永遠的沈在大海裡。

這是另一個飯店的秀,主題是森巴嘉年華會,有很多跳森巴舞的女郎在空中花車中環場展示,這片中的就是吸頂的空中花車,有很多不同造型。另外底下的舞台也有跳舞秀同時上演。
這是同一個飯店的大廳,花車的底下就是很多的賭博機台,看到大型賭博電玩的生意有多大了吧~
這是在布拉吉歐飯店前面的廣場拍的,拍的是對面的夜景,有巴黎鐵塔與凱旋門(沒入鏡)

這是廣場前的大型人工湖的噴水池表演,聽說沒看過噴水表演秀的,就白來Las Vegas了。記得有部片叫「瞞天過海」,是布徠德彼特與幾個大牌演的(忘記名字了),講的是計畫搶三家賭場的聯合金庫,就是這鄰近的三家拉!在片尾所有人還在這個水池前看水舞,再一一離去。

這是剛剛那家飯店的大廳,屋頂是名家手工吹製的玻璃裝置藝術

這是在幻象Mirage飯店前面拍的,我們在等火山爆發秀,看到其他遊客背的可愛包包~
幻象Mirage的火山秀,是Las Vegas第一個免費的秀,從這個秀之後掀起了Las Vegas資本戰爭,每個飯店為了拉攏客人,無不耗費鉅資興建各式秀場,有的要錢,有的免費,也才有了我們今天整個夜遊的活動~ 這是威尼斯飯店的外觀夜景~
這是威尼斯飯店內部,把整個威尼斯的感覺都帶進來了,裡面有一條河,河上有船夫唱著船歌,載遊客,兩旁都是名貴的高級品牌商店街,特別的是天空是漆上去的,感覺很像永遠的藍天白雲,在這邊會忘記時間,感覺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最後一張是在某個飯店內部拍的,是一家PUB,取名為TAO(道),顯然的外國人對於中國非常著迷,常用一些代表性的文字來作為店名。

初訪Las Vegas

Las Vegas位於內華達洲,位於莫哈比沙漠裡面,所以所見都是沙漠景觀~
一望無際沙漠,遠處是落機山脈

莫哈比沙漠屬於岩礫型的沙漠,所以不只是沙子,還有很多的大小石頭。

經過好幾個小時的車程,我們到了Las Vegas。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很多特殊的建築物,爭奇鬥豔,這就是Las Vegas的特色之一。

Stratosphere tower旅館,上面有世界最高的自由落體,聽說下降速度達到4個G,不過我不敢玩,保命要緊。還有過山車與旋轉到半空中的遊樂器,瘋了才去玩~
我拍到他們正在玩的畫面

Wynn穩贏大酒店,成龍拍Rush Hour就在這邊,不過他拍攝時是舊的,因為要炸掉蓋新的,所以借給成龍拍片,拍完後就炸掉囉!現在這個是新的,當時建築師經過民意調查,以巧克力蛋糕的造型設計,感覺很好吃,對吧~

這是Wynn大酒店對面的Fashion Mall

這是蘋果做的點心,台灣沒人這麼做,裡面是頻果,外面包各種糖衣,插一支棒子,像棒棒糖一樣啃著吃。

右邊的女人也是美國特產,超肥女人,你看珍妮跟他差幾倍,還有更肥更大隻的喔~

往拉斯維加斯的中繼站-Barstow

這是我們到美國的第一個行程,拉斯維加斯及大峽谷之旅。帶著期待又不知所以的心情踏上旅途,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參加所謂的半自助旅行,自己搭飛機,但是參加當地旅行團,所有對於旅遊的訊息只有旅行社提供的簡易行程表,其他幾乎一概不知,所以一切就碰運氣,順其自然吧~
底下是我們前往Las Vegas的中繼站,有一個名牌的Outlet,不過我們只是上個廁所,沒有買任何東西,以免增加行李負擔!

美國可樂是最基本的飲料~

珍妮與一個不知所以然的牌子合照~

順利達陣美國~

飛往美國是一場充滿緊張的旅程,其中有幾個關卡是必須的,首先必須在台灣通過「美國在台協會」核發的美國VISA簽證,這是恐怖的一關,因為必須面試,如果你的表情或回答稍有不慎,那就掰掰下次見拉!。還好我去年就已經簽過了,被核發五年的觀光簽證。接著第二關是出境檢查,大家出國都會帶一些吃的,有的沒的,去年去美國時,在機場還要將行李箱打開檢查,內褲什麼的全都一覽無遺,真的很…還好今年比較沒那麼嚴重,英國飛機炸彈的風波也在我們出國前就順利度過,沒有被刁難。接著就是搭飛機這關了,長達十三個小時的飛行,窩在位子上超悶的,還好這次是坐「新航」,每個人的椅子前面都有專屬螢幕,可以看電影、玩電動,時間會不知不覺的一下子就過去了,建議以後要飛長途的可以考慮「新航」喔~

經過的十三個小時的飛行,已經很累了,最難的就是入境美國這關了,去年我入境美國因為回答問題稍有遲疑,就被帶到另一個小房間,裡面擠滿了人,都是他們認為有問題的,要「特別訊問」,等了一個多小時才輪到我,還好當時通過了,給我剛好我的回程機票後一天的居留期限,真他XX的。不過今年雖然在入境關卡等了兩個小時,被安排換了好幾條等待線,可是竟然沒有比較快,還是等到幾乎最後才輪到我,不過這次順利過關了,給了我半年的居留,呼~。珍妮是美國公民,一下子就過去了,唉,美國人對自己人比較好~

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加上兩個小時的緊張排隊,快累翻了,不過順利通關還是很高興,疲憊的心情也幾乎忘記了。

打起精神,精彩的旅程正等著我們呢~

珍妮通關太快,自己帶著這麼多行李,等我等了兩個小時,辛苦了~

這是我們成功達陣後的合照!

幫我們剪了七年頭髮的設計師

自從珍妮回到台灣後,我們就一直在板橋埔墘的快樂髮型剪頭髮,當時很幸運的碰到了這個設計師,0號素雲,她的技術高超,已經有十多年的功力。我們剛認識她時,她還沒結婚,我們也還沒結婚,幾年後,她結婚了,看到她懷孕生第一胎,後來又懷孕生第二胎。終於我們在離開台灣前一年結婚了,素雲的小孩都已經四歲了吧。人生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選擇,也造成不同的結果,希望她一切平安,有機會回台灣,還是要找她剪頭髮。

離開台灣前最後一次理髮,與素雲合照
從認識她以來,一直都是這樣的身材,就算生了兩個小孩也一樣,真強!
她才大我半歲喔,看不出來喔(不知是褒是貶)~
她的手藝真的很巧,想要找她試試看的,可以到板橋中山路二段(埔墘)的快樂髮型去,找0號設計師,跟他說是千毓跟惠茹介紹的,她會特別招待喔~

2006年8月25日,畢業後的謝師宴

時間過的好快,感覺還在兩年前猶豫該不該考碩士班,一轉眼兩年已經過去。之前在版上宣示兩年要畢業的決心,也因為時間的消逝而證明。現在我順利拿到畢業證書了,兩年的一切好像作夢一樣,感覺我又回復到原來的自己,只是多了一張文憑。這就是我的MBA文憑…


我一直以來都覺得,我是先拿到某個文憑或是證明,然後才在更久之後的未來證明自己有該證明或是文憑的能力。像是十年前我在科見學英文學了兩年,其間雖然每一次的升等我都順利通過,但是感覺都是僥倖的,我最記得我學習到第五級那次,在我第四級結束後,我爸送我到美國亞特蘭大去遊學兩個月,那兩個月裡我住在美國人家裡,每天生活都是講英文,幾乎沒有機會碰到中國人,兩個月後回到台灣,繼續科見的英文學習,當時老師建議我可以再次測試看看自己的英文能力,看可不可以再升個幾級,可是經過其他老師的測試之後,我被建議讀第五級,也就是說我當時的英文能力是剛剛好達到第五級的。所以事實證明我是經過兩個月的密集練習後,才讓自己有該級的需要能力。

回到這次畢業的主題,我雖然順利拿到MBA碩士學歷,但是我總是感覺自己學的還不夠,還不精,需要給我時間去證明自己所學,甚至要嘗試錯誤。我覺得碩士這兩年訓練的是深入研究一個問題或主題的能力,但是其實這一點我本來就有相當基礎,在學校算是給我一個學術上的方法去應用罷了,對於拿到MBA的文憑,我真的感覺當之有愧,因為對於管理,我還是懵懂無知的,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必須繼續鑽研管理的知識,才能真正的大聲說出自己的學歷。

雖然我感覺如此,不過我還是很感謝多位老師兩年來的指導,也讓我開了不少眼界。同期進來的同學有14人,兩年後畢業的4個人,1/3都不到,很多人認為自己還沒畢業,所以不想參加謝師宴,但是或許這次沒有跟老師表達兩年來的感謝,以後也沒機會了,不是嗎?以下是謝師宴的幾張照片,在此留存~

看Discovery可以學到好多東西~

最近實在是沒啥大事可做,整理家裡及搞網拍之外,每天就坐在電視前面,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電腦在客廳,所以生活重心就在客廳囉~
電視台轉來轉去,就只有看最近的政壇連續劇及新聞,看煩了就開始轉到Discovery去看,學習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我超喜歡探索一些新知識,尤其是科技、天文、地理、考古之類的,對於動物、昆蟲的部分就比較沒那麼熱衷,但是偶而還是看看拉。
今天學到一個新知,不同人種的頭髮為何會有直的、捲的及質感的差異?原來是因為頭髮的橫剖面不同,西方人的頭髮橫剖面是圓的,所以通常是捲曲的,黑人的橫剖面是橢圓形的,所以捲曲的更為誇張,而中國人呢,是三角形的,所以通常為直髮,而且有一面可以反射光澤,就會產生烏黑亮麗的感覺。而中國的蠶絲嘴巴也是三角形的,吐出的絲也是,所以中國的絲綢是全世界最漂亮的絲綢,曾因為絲綢的出口賺進全世界的錢,而且漂亮的絲質與神秘的製作技術一直讓國外無法仿效,後來拜占廷帝國的君士坦丁大帝派傳教士偷偷帶了兩隻回去,自此中國從皇帝的遠古以來流傳的絲綢技術就被偷到中東地區。
唉~看中國的興衰,又光榮又感慨,希望21世紀我們中國人能夠習得西方的技術,再度站起來,傲視全球。不要像台灣的政府一樣小鼻子小眼睛,只看到眼前的權力與金錢,猛吃棉花糖,將台灣消耗殆盡;真正為台灣的話,應該要看長遠的,找出台灣人的出路,化解族群悲哀,不只是台灣的內部族群對立,更要化解整個華人地區的族群界線,才真正是為中國人謀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