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上餐廳狂吃!關於餐廳的回憶~

昨天珍妮的外婆、阿姨、姨丈來家裡玩,突然多了好幾個人,感覺不太習慣,不過親戚來來往往這樣的感覺卻是似曾相似。

我爸媽是高中畢業後從嘉義到台北來工作,在工作時,雙方的朋友一起聯誼時認識的,後來共組家庭,在中和買了一家小公寓,我和我弟就在那邊出生。當時一些表哥表姊也都陸續到了工作的年齡,因為嘉義鄉下地方不容易找工作,所以紛紛北上求職,當時在台北縣市的親戚不多,所以幾乎都是落腳在我家,大概所有的表哥表姊都有在我家裡住過吧,因為印象中我經常要讓出我的床位去爸媽房間打地鋪。

有些表哥表姊甚至在我家待上幾年,直到有能力在外面租房子或是買房子才搬出去,所以親戚在我家來來去去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囉。後來年紀慢慢大了,親戚們也都陸續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們家也搬到更大一些的透天厝,當然還是有幾個北上求職或出差的親戚會借住我家,讓床位的事情還是經常發生。尤其是碰到過年,通常北部的親戚都會到南部探親,但是總有幾年,南部親戚也會想要到北部看看,就會把我家當作據點,超級大旅館,我依稀記得最誇張的時候住了三十個人以上吧。再來就是婚喪喜慶,也是親戚大團圓的日子,我家又是不免的人滿為患。這個時候吃飯就是個大問題了,幾乎都是去外面的大餐館吃,都要開個一兩桌才夠,加上當時我爸爸是聲寶子公司的總經理,那些餐廳都非常熟識,所以會特別優待,每當到了親戚團圓日,就是我們打牙祭的日子,我爸三不五時也會帶我們去餐廳吃飯,對於餐廳的服務可說是在熟悉不過了,因為爸爸的聲望,我們在餐廳也都是被捧的高高的。曾幾何時,我家出現家變,整個經濟也不若之前綽沃,親戚來往的少了,生活也變的更節儉,去餐廳變成是一種奢侈的享受。

最近一次的親戚大團聚,應該就是我結婚那一次吧,照例中南部的親戚幾乎全員出動,不過這次人太多還必須分兩處睡覺,因為已經有下一代出現了。吃飯時間時,又來到曾經熟悉的餐廳,熟悉的菜色,只是招待的人已經不知換過幾輪,當時坐在椅子上吃東西,舊時的回憶全都衝上心頭,心裡感慨著家裡十多年來的變化,如果沒發生家變會是怎樣呢?或許整個生活都不同了吧!但是回過頭來,我卻又喜歡目前的狀況,因為我認識了珍妮,我經歷過了很多波折,看到很多的人情冷暖,這也許是在以前多金少爺的生活中所學不到、看不到的吧。

時間拉回到今天,岳父在晚餐的時間帶我們一行人到中式buffet吃飯,之前也來過幾次,知道要拿這裡最貴的蟹腳,與一些平常少吃的東西,結果一路狂吃下來,現在胃還在痛,爽了嘴,苦了胃,吃了胃藥也沒改善多少,一整晚沒辦法睡覺。這是我對餐廳最新的回憶~

葉家的三個男丁

今年堂哥與堂嫂準備生小孩了,目前看起來是一個女的,葉家又多一位成員。祖父、祖母那一代生了八個小孩,四男四女,而孫子這一代(就是我這一代)本來有四個男孫,後來最大的那位長孫從小腦性麻痺,二十多歲時因意外辭世。葉家的孫子輩就剩下三個人了,其中堂哥是第三個伯伯的長子,另外兩個就是我跟我弟了。
現代人都晚婚晚生,我堂哥好像是30歲左右結婚,拖了幾年到今年才生小孩;我也是30歲結婚,到現在快兩年了,還沒準備要生;眼看著我弟也要步入30歲了,到目前還沒結婚,不過已經有對象了。葉家到我們這一代剩下三個男丁,不知道下一代會有幾個呢?如果以一家生兩個小孩來說,堂哥那邊已經少了一個機會了,感覺上好像越來越沒落,不知道會不會就這樣斷了根,幾年前就有在討論家族祠堂的風水有問題,那個長輩的風水有問題之類的,但是改來改去對家族好像也沒什麼助益,沒有看到什麼明顯的光耀門眉的事件,不知何時才會改善。
十年風水輪流轉,我奶奶就埋在辜家祖墳前,沒想到辜家的好風水,現在好像也流掉了,辜家面臨很大的危機。不知道風水何時會轉向我們,希望機會來臨時,我已經準備好要乘風而起飛了。

再次站在人生得十字路口~

去年碩士畢業後,我跟珍妮便用盡了身上大部分的資金移民到美國,除了因為美國的生活之環境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岳父以開餐廳為餌,希望我們到美國去。結果來這邊差三個月滿一年了,到現在岳父還在反反覆覆,嘴裡說著要開,但是行動上又是另外一回事,讓我們很難取捨。

眼看著開餐廳的餌彷彿越來越不明朗,我跟珍妮也猶豫著是否要另外找出路,也很快的有好幾個方案可以選擇,但是只要跨出去一步都會造成不可逆的結果,對於手邊可用資金不多的我們來說,真的是很難決定。站在這人生的十字路口,該往那邊呢?

夏天昆蟲真多

夏天已經來臨,外面的昆蟲也越來越多,從小住在城市裡的我,很少看到昆蟲,對於他們物競天擇後留下的外型更是不敢恭維。誰知到美國來後,草皮、樹林就離你那麼近,經過冬眠之後全都跑出來覓食,當然不會放過進屋子裡來探險的機會。
最近已經殺了很多的昆蟲,從剛開始是螞蟻,後來是類似蟑螂的昆蟲、再來是蟑螂、螳螂、蜘蛛、蛾、蒼蠅、螢火蟲到今天的蜈蚣,越來越恐怖,真是挑戰我的極限。
以後還是住城市近一點好,了本身會過敏,對這些昆蟲,我真的是敬而遠之。

今天換了新版面~

又是一年一度重要的日子了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

其實想要換版面已經很久了,但是卡在自己的審美眼光有問題,一直做不出滿意的作品,還好昨天珍妮看我做的亂七八糟,看不下去幫我做了一個新的,而且還同步推出應景版本,當然過了端午節後會把粽子撤掉拉。

這個新的版本看起來比較清爽,也有我希望的風格與感覺在裡面,看起來很清楚明瞭,這就是千千熊的部落格,不囉唆。這樣漂亮的版面應該可以維持一陣子,等看膩了再換一個新版的。

版面中的照片就是現在的我,這個星期才拍的照片,很短的頭髮也是珍妮的傑作,取一個珍妮抵過很多人喔,厲害吧~

經過版面的修改,接下來會再修改一些功能,經過楊宗緯的「原諒」錄音後,開始產生興趣,想要接著唱下去,增加音樂日記一項,希望把自己的聲音留下來。

楊宗緯,聽聽我們的原諒~

前天寫出歌詞後,經過兩天的不斷嘗試錄音,今天終於把這首歌錄好了,我的錄音設備就是筆記型電腦一台,所以大家對音質就不要太苛求了,主要是要表達們對楊宗緯的支持,希望他能夠堅強起來,再次站上舞台,表現出最好的楊宗緯。

原諒
詞:千千熊 演唱:珍妮

細數過往 你出現的那段回憶
曾經是我 用淚水刻畫的日記
你完美的詮釋了愛的真諦
感動佔領了 我的呼吸

*再次站在 舞台上的心碎痕跡
音樂落下 掌聲響起摒息聆聽
想表達出痛撤心 扉的領悟
千言萬語再 不需往事重提

面向星光抬頭喚回原諒
再回到那 舞台一如過往
用力吶喊你的心 得到解放
你要堅強 再給一個 鼓掌*ooh..

(repeat verse 2)

高舉雙手 唱出你的憂傷
前方的路由我來 為你暖場
你放心吧 我會陪你 成長

楊宗緯回來了!!

今天楊宗緯出現在超級星光大道的攝影棚,說明了他的年齡疑雲,並且宣布退出比賽,不過還是會以演出者的身份在舞台上獻唱。

熊嫂晚上的時候發現有人改編楊宗緯唱過的歌,突發奇想要把「人質」這首歌改詞,希望我能夠以歌迷的心情改出具有鼓勵楊宗緯的歌。經過兩個小時左右的腦力激盪,我把「人質」這首歌該詞成為後述,希望原做詞作曲者不要介意,純粹是為了鼓勵他而做的。大家也可以給點意見囉~

原諒
詞:千千熊

細數過往 你出現的那段回憶
曾經是我 用淚水刻畫的日記
你完美的詮釋了愛的真諦
感動佔領了 我的呼吸

*再次站在 舞台上的心碎痕跡
音樂落下 掌聲響起摒息聆聽
想表達出痛撤心 扉的領悟
千言萬語再 不需往事重提

面向星光抬頭喚回原諒
再回到那 舞台一如過往
用力吶喊你的心 得到解放
你要堅強 再給一個 鼓掌*ooh..

(repeat verse 2)

高舉雙手 唱出你的憂傷
前方的路由我來 為你暖場
你放心吧 我會陪你 成長

我…..開始禿了嗎!?

昨天發現一件我一直覺得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那就是「我好像開始禿頭了」。一直以來我的頭髮都非常的濃密,又粗又硬,頭髮多到連髮型設計師都讚嘆難處理,沒想到昨天晚上照鏡子時突然看到我的額頭兩邊的髮際線向上缺了一塊大約一公分平方的範圍,範圍是不大,但是好像是開始落髮的前兆了。家族裡好像都沒有提早落髮的前例,只有二伯可能書讀比較多,稍微禿一點,我爸爸一直到現在頭髮也還蠻密的,不知道頭髮的多寡與書讀多少有關嗎?

哈哈~不過我倒是還放的開拉,我不覺得禿了就會多難看,因為本來就長的不好看,所以搞不好負負得正咧。如果頭髮真的開始禿了,那我要把它剃的很短,然後留鬍子,加上穿個耳洞,這樣就超級有型了,對吧!

楊宗緯,別輕易說放棄!

終於趕上「超級星光大道」的進度了,不過這幾天的新聞也因為楊宗緯的退賽而紛紛擾擾,真的是很可惜,我覺得只要有誠意出來說明,沒有人會怪他,而且這樣也辜負了一直以來支持的歌迷與一路走來互相扶持的戰友們,要明白「楊宗緯」已經不是只有自己而已,還要背負很多人的期待。我記得「蜘蛛人」第一集中好像有說過:「能力越強,責任越大」。老天給你一副好嗓音,給你能夠完美詮釋歌曲的能力,你應該好好的把握,把這份「上天的禮物」傳遞給每一個聽到你的歌的人。

經過連續幾天的趕看「超級星光大道」後,我應該要開始計畫自己的音樂網站了,這幾天已經把荒廢一陣子的程式書籍又拿起來複習一下,接著便是要開始做「街頭之星」(或「街頭MV」)的網站囉~

「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工」,「機會,永遠是給準備好的人」

今天的「超級星光大道」已經追到五月份的進度了,又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結局,來挑戰的人實力也越來越堅強,想不到連楊宗緯也會馬失前蹄,被蕭敬騰PK下來,兩個人的歌路與音質非常相近,但是同中有異,兩個人對於歌曲情感的表達方法不同,真的是超厲害的。

我跟熊嫂每天晚上睡覺前,幾乎都會躺在床上聊個天,隨意的話題,聊到一方想睡了或話題結束才會睡覺。最近的話題圍繞在「超級星光大道」比較多,昨天熊嫂跟我說,她沒辦法體會這些參賽者之間的「革命情感」,只是因為節目的效果與歌曲的感動而哭,還有看到他們哭,也會想哭。我反覆想了想,我有沒有類似「革命情感」的經驗呢?當兵時,研究所時,雖然有點類似,感覺好像沒有那麼殘酷,後來終於讓我想到一個幾乎相同的經驗。

在我退伍後的兩年間,是服務於一家燈具公司擔任繪圖員,在那時決定了想要創業的決心,當時為了訓練自己的口才與業務能力,離職加入一家傳銷公司,進公司一陣子之後,隨著公司的會員越來越多,需要從會員當中選出35位成為公司的培訓講師,於訓練結束後,並可以給薪服務會員。當時那傳銷公司聲勢浩大,會員人數眾多,結果35個名額有4百多人報名參加,其中不乏傳銷界的一些名講師,當時的比賽也是很緊張,加上公司執行長是玩行銷出身,安排的挑戰真的是不遜於「超級星光大道」,也有PK,指名單挑、24小時的耐力車輪戰、互相評分之類的,而且比賽場地從公司的會議室、台中著名訓練場地、每月在全省各地召開的會員大會(平均數千人參加),最後還拉到上海決賽,從比賽過程中看著好朋友、受矚目的講師、經驗豐富的傳銷人,一戰一戰的被刷掉,那種又希望自己能進入決賽,又希望好友也一同進去。徵選過程中有人飆淚,即席演講時有人在台上呆掉,越是接近目標人數時,大家的感情已經很融洽,但是一邊競爭一邊扶持打氣的那種感覺,就真真實實的是「革命情感」,最後我順利入選。事隔接近4年了,當時參加徵選的那種緊張與恐懼感,有時想起還會不寒而慄。雖然那家傳銷公司後來倒了,不過真的很高興有那一段經驗,學了很多,也壯了膽子(在幾千人前演講與表演,在幾百位經驗豐富的講師前獻醜),對我的人生有很大的影響與助力,或許在研究所裡超齡的表現,也跟這段經歷有關吧。

「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工」,人生沒有一件經驗會是做白工的,或許哪一天,就會用的上,「機會,永遠是給準備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