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19歲的你得到300萬元,你會如何使用它?

他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他叫彼得.巴菲特(Peter Buffet),沒錯,他爸爸就是赫赫有名的股神
巴菲特,套句巴菲特最常掛在口中的形容,「就像中了娘胎樂透。」

天啊,當股神兒子是什麼感覺?一輩子有取用不盡的金錢權勢,還煩什麼?沒想到,外人羡慕的「富二代」光環,在彼得眼裡卻不是那麼回事,「出生時嘴裡含著金湯匙,長大後很容易變成插在背上的金匕首,如果只想躺著吃喝一輩子,將錯過發掘自己人生的大好機會!」

他沒有走進華爾街,反而在音樂殿堂裡找到自己的舞台。彼得踏入樂壇長達28年,曾獲艾美獎。1990年榮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等七項大獎的「與狼共舞」片中,令人印象深刻的「火舞」一幕配樂即出自他手。他最近還和美國流行歌手「阿肯」合作,其中有一首歌被選為聯合國大會特殊表演節目。最近,彼得把一路成長的經歷寫成書《做你自己:股神巴菲特送給兒子的人生禮物》,他在序裡寫道,「不論你的父母是誰,你的人生還是得自己去面對,人一生最大的財富,就是能做自己。」

想了解更多彼得.巴菲特的故事,請往下看。


我滿十九歲時,收到一筆家族遺產。技術上來說,是我爺爺留下來的,是把他的農場賣掉後的所得。 我父親把錢轉換成波克夏海瑟威控股公司的股票。我收到這些股票時,價值大約九萬美元(約台幣300萬元)。父母並清楚讓我明白,能給我的就這麼多,其餘的不必奢望了。所以,這筆錢要怎麼運用呢?完全沒有任何限制,我愛怎麼花就怎麼花,全由我自己決定。

買一輛時髦跑車,還是搬進一棟海濱別墅?坐頭等艙環遊世界?幸好,那類的奢華享受都不是
我的風格。此外,我的哥哥和姊姊恰好成了我的前車之鑑,他們很快就把手上的現金揮霍殆盡,而我並不想步上他們的後塵。假如採取另一種極端作法,我也大可分毫不動這些股票,只把它們開著戶頭放著,然後拋諸腦後。假如我選擇這種作法,這些股票如今的價值可能在七千兩百萬美元上下。但我沒有那麼做,也一點都不後悔。別人聽我這麼說,可能會覺得我騙人或我瘋了,但這確實是我的真心話,因為我用這筆錢買了一個絕對比金錢更有價值的東西:

我用它來買時間。

也許是幸運,也許是命中注定,我收到遺產時,碰巧是我終於決定以音樂為畢生志業的時刻。
儘管決心是成長的必要元素,光靠它來發展志業仍嫌不足。我還有好多東西需要學。就純粹的音樂方面而言,我仍在磨練自己的鋼琴技藝。就音樂製作方面而言,我仍在努力學習日新月異、汰換速度極驚人的錄音科技。但不論是鋼琴技巧或我在錄音室逐漸累積的錄音能力,其實都是為了邁向一個更重要且困難度更高的目標:創作出屬於我自己的音樂。

父親和我經常討論這件事。他最喜歡的一部電影是「葛倫米勒傳」(The Glenn Miller Story), 電影裡他最喜歡的一點就是葛倫米勒對「那個聲音」的執著追求。就是那種無法以言語形容的東西, 才使葛倫米勒的歌或葛倫米勒的編曲,能如此特殊、如此具有辨識度。雖然追尋「那個聲音」是一項大工程,它也仍不是最終的目標。

身為一個務實但存款有限的美國中西部人,我知道我得把自己的音樂創作靈感,想辦法變成能養活自己的麵包才行。可是到底該怎麼著手呢?我該上哪兒去找聽眾或客戶,或該如何賣掉我所寫和所製作的作品呢?坦白說,在當時那個階段,我一點概念都沒有。但我越來越清楚意識到,如果想弄明白這件事,至少不能再待在大學校園,繼續修什麼「某某學入門」或「基礎某某課」呀!

我決定離開史丹佛大學,用所得到的遺產買時間,用這時間弄清楚我到底能不能靠音樂為生。
在父親的協助下,是的,家裡有這方面的專家還滿方便的!我擬出一套能讓我本金維持越久越好的預算計畫。我搬去舊金山,過著縮衣節食的生活:小套房、二手車那些的。唯一的大開銷都用來更新和擴充我的錄音設備。我繼續彈鋼琴、寫曲子,和用電子音效及混音做實驗。接著我在《舊金山記事報》刊登了一則分類廣告,表明自己願意在自家錄音室接任何錄音的案子。
然後我耐心等待。

時間這個東西,還有另一項好處:運氣要透過這個媒介才能降臨。

以我自己的情形來說,一九八一年的某一天,一份非常重要的好運找上了我,當時我正站在舊金山的馬路邊,洗刷我那輛破老爺車。當時,我已經獨立生活約兩年。由於曾審慎規劃存款,到這時候,我終於開始靠自己的音樂有點收入。這收入還不足以維持生計,它少得可憐,時有時無,一點都還不穩定。不過,這一丁點的工作,和這一丁點的收入,讓我至少關起門來時,敢號稱自己是「專職音樂人」。或起碼是個力圖生存的音樂人嘛!之所以有工作能做,部分原因是我幾乎任何案子都接。我一面寫歌,一面學習如何寫歌。我替短片寫配樂,以學習如何把音樂配到畫面上,以及如何透過音效讓故事更生動。對我來說,這些都是很令我著迷的修練,更是我這種音樂界菜鳥的基本生存功夫。

我很看好未來音樂和科技的結合,因此只要一有足夠的資金,我就翻新自己的錄音設備,並時時關注當前科技的最新發展,不只是音樂方面的科技,也包括影視方面的科技。我把每一件工作案子都當成大學時的作業:只要能從中學到東西,就值得全力以赴;假如還能因此賺到錢,那再好不過了。

接著就到了一九八一年那幸運的一天。

我弄音樂累了,需要暫時休息一下,於是提了一桶水,抓了幾塊海綿,到屋外來洗刷我那輛傷痕累累的福斯小兔(Volkswagen Rabbit)國民車。那天是陽光普照、舒爽宜人的一天,大家紛紛出來散步。一位只有點頭之交的鄰居剛好從我一旁經過。他停下腳步,我則繼續上泡沫和洗車;我覺得自己有點像《湯姆歷險記》裡的湯姆在刷圍籬。我們隨意閒聊,聊到後來,他問我從事什麼工作。我說我是個力圖生存的音樂創作者,他建議我不妨聯絡他女婿看看,他女婿是節目主持人,時時都需要新的音樂。我聽從他的建議,約見了女婿及女婿的同事。結果他們真的有工作給我做,雖然坦白說,內容聽起來實在不怎麼樣。他們要幫人製作一些十秒鐘的「插播廣告」(interstitial),即讓商標亮相,以打響品牌知名度的簡短廣告—–案主是一個新開闢的有線電視頻道。

十秒鐘?才短短十秒鐘,頂多當個片頭,這樣能寫出什麼音樂?有線電視?說來匪夷所思,但在1981那個年代,有線電視才剛問世不久,尚未普及,前景一點都還不明朗。而且還是剛開闢的頻道?拜託!就算真的開闢成功,誰知道那玩意兒能撐多久?

我當然還是接下了這份工作。結果那個頻道不只是開闢而已,它一飛沖天。它的名字叫「MTV」!它成了當時最火紅的話題,是198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一項藝文創舉。就連電影圈也受到影響,開始吹起一股電音時尚風潮。可想而知,我再也不需接無償的案子。

從爺爺那兒繼承到的遺產不是一筆多大的金額,但我很清楚那仍比大多年輕人剛起步時擁有的
都多。那筆錢是一項優勢,是我並未靠自己努力就得到的一份禮物;我對它由衷感激。同樣地,我也知道,假如一開始就必須面臨生計的問題,我可能沒辦法走我所選擇的這條路。我仍會堅持走音樂這條路,這一點我現在非常篤定了;但我應該會先去某個錄音室找份差事。然後誰知道呢?我可能會學到一樣多或更多的東西;對音樂這一行的生意方面可能會更快上手;可能會建立更多人脈,讓我在這一行發展得更快速。但既然沒有走那一條,會發生什麼事也就永遠不得而知了。

無論如何,我實際踏上的這條路都是當初我為自己選擇的。能擁有這樣的機會買時間、從容探索 這一行是否真的合適,我知道自己實在很幸運。我們會選擇通往牛排和香檳的最短捷徑,還是願意靠乾酪和蘋果熬一段時日,給自己足夠的時間探索自己?個人而言,我從未聽說過有誰因為靠乾酪和蘋果熬一段時日而受過什麼傷害。


本文作者為股神巴菲特之子彼得.巴菲特,踏入樂壇長達二十八年,曾獲艾美獎,現在是知名
音樂家。1990年榮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等七項大獎的「與狼共舞」片中,令人印象深刻的「火舞」一幕配樂亦是出自他手。

本文出處:股神巴菲特之子彼得.巴菲特《做你自己:股神巴菲特送給兒子的人生禮物》書內文章
2010.11.29 皇冠文化發行

適才適所,讓優點發揮到極緻


2010/10/20經理人月刊

一次京都旅行,同行友人背著略大的哈蘇高階相機,一起搭上人滿為患的嵐山小火車。火車上擠得不像話,但沿途風景卻美得讓人心醉;擁擠中,我輕巧地拿出小相機捕捉畫面,卻看到友人手足無措,因為相機過大,連拿起拍照的空隙都沒有,遺憾地錯過美景,也枉費相機的高階功能。


這件事讓我體悟到,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相機,就像沒有完美的員工,就算功能再齊全,在不適合的環境下、不適合的人手上,都沒有辦法發揮既有功效;適才適所,才是聰明的人才運用方法。

收藏3要點,「好用」就是好相機

常常有朋友請我推薦一台「好」相機,但我認為,「好」的定義不在功能,而是對使用者而言「好用」與否。因此,我通常會請對方先思考自己的使用習慣,習慣拍風景、日常生活或是其他用途,再依照個人需求推薦機款。因此,我建議希望蒐藏老相機的新手,也可以先做好以下準備:

了解相機:透過大量的資料閱讀,先了解老相機的概況,市價和後續整修事宜。
了解自己:除了欣賞,「拍」也是很重要的一環,了解自己的使用習慣是重要的。
多方比較:老相機價格、狀態不一,在購買前透過所有方法多方比較,才不會當冤大頭。

留住好人才的最有效方法


2010/10/26EMBA雜誌

EMBA雜誌編輯部/

很多公司都忙著在前門向優秀人才招手,但是,他們卻常常忘了,公司的後門經常是敞開的,關鍵人才會從這裡不斷流失。
特別是對於表現優異的人才來說,他們的機會往往比較多。公司應該怎麼做才能留住他們呢?
資深顧問葛路亞(Simon Gluyas)最近在華爾街日報指出,根據肯納薩(Kenexa)顧問公司每年針對全球員工進行的調查顯示,「員工薪酬」(薪資和福利)並非永遠是促使員工對公司忠心的因素。相反地,員工將「主管的認可」列為使自己盡忠職守最重要的因素之一。難怪很多人會說:「人們跳槽不是為了擺脫工作,而是擺脫老闆。
這個結果為公司解決人才流動問題,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啟示:要留住好人才,先對公司的主管進行訓練,讓他們學習成為更好的主管。
葛路亞指出,根據研究,使員工更加忠於工作和公司的要素有:
1.工作可以充分發揮員工技能和特長。
2.有明確的業績標準,並向員工傳達。
3.員工能夠獲得有效完成工作所需的訓練。
4.員工有明晰的個人職涯發展道路。
5.員工受到主管的尊重,可以有尊嚴地工作。
這些要素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員工的直屬主管所控制。因此,公司應為各級主管配備一定的工具,使他們可以成功管理,並留住部屬。
此外,人力資源部門還可找出公司領導能力較強的主管,問他們,哪些行為促使他們的部屬對工作和公司如此盡心。挖掘出這些行為,並鼓勵其他經理人學習,就會大大幫助公司關緊人才流失的「後門」
葛路亞表示,想要留住關鍵人才,有些方法並不需要大費周章投入許多資源,只需要先確保主管們做到以下工作:
1.親自與每個員工打交道,平等對待員工,而不僅僅把他們視為部屬。
2.對部屬勤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
3.多向部屬提供回饋和認可。可以是簡單地拍拍員工肩膀,或說聲:「做得不錯。」
4.讓員工知道,管理階層會支持他們。
5.不斷地與部屬進行有關工作職涯的討論。
當員工感覺自己的主管關心他們,肯定他們,並願意提供協助,將會大幅降低驛動的心。